鸟类世界的“狗血剧”:原配疗伤 小三上位

  • 时间:
  • 浏览:1

亲爱的朵拉:

我只忠于你另一个 ,这样 ,你为哪几条连招呼都在打一声就回家呢?

——克里斯托

“朵拉和克里斯托是亲戚朋友 的心头肉。”劳拉说完大笑起来,“我随便说说形容一对老鹰是心头肉感觉怪怪的,但这的确是亲戚朋友 的看法,它们或者 亲戚朋友 的家人。”

劳拉是一名鸟类爱好者。她的日常工作之一便是在博客上定期更新朵拉和克里斯托的情况汇报。她所说的心头肉,朵拉和克里斯托,是一对在纽约汤普金斯广场公园安家的红尾鹰。在钢筋水泥的繁华大都市可不并能 看了一对野生红尾鹰,难怪亲戚朋友 视它们为宝贝。

红尾鹰是一夫一妻制的动物,一旦选折 了配偶便终身不换,除非对方死去。

朵拉和克里斯托在公园安家的这几年,一共养育了十一只小鹰,堪称模范夫妻。

去年冬天,夫妻俩选折 了一棵高大的银杏树作为它们的新家,两只鹰都在紧张地搭建、修缮鸟巢,为繁育后代做准备。

然而意外位于了。

朵拉在和一只闯入领地的红尾鹰争斗的过程中,左翅不幸受伤。变快,劳拉发现它的伤势恶化。动物保护的人来将朵拉带走检查,发现左翅的骨头机会感染,并能 立即住院。

就这样 ,模范夫妻被热心做好事的人类分离了。



红尾鹰朵拉和克里斯托 图片:gogginphotography.com

“朵拉刚走,小三就出显 了,明目张胆地勾引克里斯托。”说这话的是六十岁的海伦。她身上的套裙熨得平平整整这样第一根褶皱,胸前的珍珠项链光泽夺目。

第三者,亲戚朋友 给它起名为诺拉,就这样 毫无预兆地出显 在汤普金斯广场公园。它时而低空盘旋,在克里斯托头顶转悠,时而停在克里斯托不远处,亮翅摆尾,梳理另一方的羽毛。

“红尾鹰是一夫一妻制的动物。即使朵拉抛妻弃子,克里斯托也应该为她守住底线。亲戚朋友 这样 一对患难与共的夫妻啊!”海伦说着说着,情绪刚现在开始变得或者 激动。

事实却是,克里斯托的魂几乎瞬间就被诺拉勾走了。它站在和原配一起搭建的银杏树鸟巢上,痴痴地望着远处的第三者。随着繁殖季的迫近,克里斯托变快做出了下一步行动。

它抓来老鼠、松鼠献给诺拉,邀请诺拉和它一道搭建银杏树的鸟巢,为养育后代做准备。

诺拉接受了克里斯托的食物,表示正式接受成为它的配偶,但拒绝搭建银杏树鸟巢,亲戚朋友 说它能感觉到,相似于于 鸟巢的女主人都在它。

“看了克里斯托这样快就和第三者成双入对,就像吃了一只苍蝇一样你可不并能 恶心,想到痛苦的朵拉,我的心都碎了。”说到最后,海伦的眼角泛起泪光。

克里斯托和第三者组建起新的家庭,它万万想不到原配还有回来的一天。



积极追求的克里斯托和认真考察的诺拉 图片:gogginphotography.com

“该来的总是会来的。我随便说说 你隐瞒得很好,这样 女亲戚朋友 和情人总会见面的。那个场面就跟世界大战一样。无须问我是缘何知道的。”高大帅气的杰森一脸苦笑地说道。

朵拉回来这天,新婚燕尔的夫妇没在公园里。克里斯托先回来,一眼认出了朵拉。它高声鸣叫,像是惊讶又像是高兴。诺拉紧跟着回来,惊觉公园里多了一只雌性相似于,丈夫还在对它鸣叫。诺拉在朵拉头顶一圈又一圈地盘旋,不肯降落。

朵拉也发觉了诺拉的位于。当时在场的亲戚朋友 都紧张不已地等着看朵拉的反应,以为它会好好教训第三者,然而朵拉这样宣战的意思,翅膀一挥飞走了。

诺拉另一个 加速急追上去,一起发出尖厉的鸣叫。克里斯托见状也急忙起飞,跟上两位女伴。一时间,三只鹰在公园上空盘旋、俯冲、追逐,凄厉的叫声不绝于耳,场面极其混乱。

地上的情况汇报也好不到哪儿去。为了观测相似于于 极其难遇的场景,这样人在公园里东奔西跑,眼睛都盯着天上,一会儿撞了别人的相机,一会儿踏进落叶坑里,一会儿踩在冰面上摔个大马趴。

朵拉先停下来,落在去年和克里斯托搭建的鸟巢上,凄绝地叫着。克里斯托和诺拉飞出公园,半小时后它们回来了。接着,它们竟然刚现在开始交配,当着朵拉的面!

“我随便说说我是男的,理应站在克里斯托这边,但他的正确处理土措施我我随便说说或者 过火。”杰森显然不到认同克里斯托的做法。

不过,克里斯托有另一方的打算。



当着朵拉的面交配的克里斯托和诺拉 图片:gogginphotography.com

“‘三人行’极其罕见,但都在不机会,也不 两只雌性隔得够远。”劳拉解释,“克里斯托养家能力一流,我丝毫不怀疑他能撑起另一个 家。”

第三三五天 一大早,亲戚朋友 惊喜地发现,克里斯托和朵拉在修建它们的银杏树鸟巢。这是今年的新家,愿因它们机会重归于好,决定继续延续夫妻情分。

到了下午,克里斯托又飞到公园另一头和诺拉见面,将刚抓的老鼠给它,并总是呆到一天刚现在开始。第三三五天 也是相同的日程。

看来,克里斯托是下决心要扛起另一个 家庭的重担了。

“朵拉还这样全版原谅克里斯托。它也不 想吃克里斯托在吃的东西,上去就抢,把克里斯托挤到一边。克里斯托或者 发火,老老实实地等着女人男人吃完,他我我随便说说也心虚呀。”劳拉说起“心头肉”的趣事,嘴角抑制不住的笑容。



克里斯托与朵拉一起修建银杏树上的鸟巢 图片:gogginphotography.com

就在个人所有所有都以为“三人行”即将实现之时,意外又一次位于——诺拉抛妻弃子了。

它走得无声无息。劳拉连续几条星期都这样见到诺拉的身影,看样子是不打算回来了。原配朵拉似乎获得了最终的胜利,生活回到了这样 的样子。

暂时回到了这样 的样子。

六月的一天,亲戚朋友 忽然发现朵拉停在低矮的路灯上一动不动,显然是受了重伤。朵拉再一次被送进医院,克里斯托忽然间又孑然一身了。

暂时孑然一身。

亲戚朋友 变快发现,克里斯托火速搭上一只新来的雌鹰。看样子,汤普金斯广场公园的家庭剧还将继续演下去。

“这里是纽约,连鸟儿换配偶的速度都比其它地方快。”劳拉半开玩笑地说。



这里是纽约,连鸟儿家的狗血八卦都能和奥斯卡一起上头版 

微信公众号搜索"

驱动之家

"加关注,每日最新的手机、电脑、汽车、智能硬件信息可不并能 你可不并能 一手全掌握。推荐关注!【

微信扫描下图可直接关注